渐冻病人用眼写信 ︱ 感谢医生恩深义重


更新时间:2019-01-01

11月,我再次痰堵,折腾了三天三夜,还是无奈处理好,越折腾身体越虚弱,危及生命,跟家人商量后,决定切开气管。11月28日住进了神经内科监护室,得到了陈晶副主任和监护室医护人员、护工的细心照顾。陈副主任晓得我气管切开后,家里还需要购买昂贵的有创呼吸机。好在家里我以前用的呼吸机改造后还能连续利用,然而须要专业人士调试。陈晶副主任就放弃休息,周六周日持续两天帮我调试呼吸机,如果不陈副主任的帮助,我和家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华用上呼吸机,更不可能那么快就出院,陈副主任让我很冲动。

最后,感激龙南医院培养出这么好的医生。

2018年12月4日

自2017年以来,因为疾病加重,我几乎每个月都要去龙南医院神经内科,在那里结识了副主任周勇,他很同情我,三十多岁的运动神经元病病人太少了,而且我还属于此类渐冻人症中最厉害的Als类型。周勇经常鼓励和开导,让我树立信心和病魔作斗争。

祝好人终生保险。

渐冻人患者:李茂军

2018年5月,由于痰多、痰堵,剧烈咳嗽,我爱人到医院找到他,想办理住院。听病友说,有些医院,带呼吸机的渐冻人不收住院,而是去监护室。我那个时候无法脱离呼吸机,周副主任给我开了绿色通道,在神经内科住了5天,病情好转,出院回家了。

渐冻症病人,很苦的,不仅身材饱受病魔残害,在精神上的折磨也是常人难以忍受的,经济上更是无底洞,这种十万分之一发病率的活动神经元疾病很常见,我和家人备受煎熬,患病是可怜的,但我有幸遇到龙南病院周勇跟陈晶两位医德高尚的好医生,他们犹如黑夜中的一缕暖阳,温暖而光亮。我今生无以回报,只能以这封信表白心中的谢意。

我叫李茂军,是一名运动神经元病病人,今年36岁,发病已是第6年,属于疾病晚期,身体已经被冻住,四肢瘫痪,无奈进食,靠胃造瘘打流食,无法自主呼吸,全天呼吸机坚持呼吸。我当初用眼控仪电脑,眼睛打字写的这封感谢信。